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成功营救两外籍登山者 西藏救援体系发挥作用

探险 时间:2019-06-04 编辑:sunbet 申博 浏览:
新华社拉萨5月31日电 题:成功营救两外籍登山者 西藏救援体系发挥作用——2019珠峰中国一侧登山季盘点 王沁鸥、孙非 为应对今年的特殊天气,藏族向导扎西次仁供职的西藏雅拉香波探险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拉香波公司”)储备了约400瓶高山氧气,这笔

  新华社拉萨5月31日电 题:成功营救两外籍登山者 西藏救援体系发挥作用——2019珠峰中国一侧登山季盘点

  王沁鸥、孙非

  为应对今年的特殊天气,藏族向导扎西次仁供职的西藏雅拉香波探险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拉香波公司”)储备了约400瓶高山氧气,这笔不小的开销后来被证明物超所值。

  5月22日晚7时,中国修路队员从顶峰下撤至海拔7500米处左右时,发现一外籍登山者体力严重透支、意识不清;随行的两名尼泊尔籍夏尔巴人高山向导因背负物资,无法协助其下撤。西藏登协获悉后,紧急启动高山救援体系,调用雅拉香波公司驻守在海拔7028米营地的5名向导和1名队医,耗时4小时将遇险者下撤至海拔6500米的营地。

  这期间,救援人员对遇险者进行大流量供氧。为行动更迅速,救援者自己也持续吸氧,而这些商用高山氧气一般在7790米以上才会使用。

  23日,西藏登协再次派遣3名向导、10名当地牦牛工(即赶牦牛上山运输物资的当地村民)和1头牦牛上山接应,当晚将遇险者撤至海拔5200米的大本营。

  24日,这名澳大利亚籍遇险者在西藏登协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从吉隆口岸出境。

  “没有中国救援队,那名队员不可能得救。”澳籍遇险者所在商业团队领队阿诺德在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对记者表示,虽然今年是他的队伍第一次向管理部门求援,但他9次来到中国攀登珠峰,已多次见识到中国强大的救援力量。

  这次救援不是中国西藏救援系统今年第一次发挥作用。4月30日,一名爱尔兰籍登山者在6500米前进营地因高反引起肺水肿陷入重度昏迷,中方派出10人上山营救,于当晚11时左右将其安全护送至大本营,并在初步检查后连夜送其出境,前往低海拔地区治疗。

  在登山这一高危行业,管理部门主导,商业公司、社会力量联动,是西藏高山救援系统主要的运作模式。登山季期间,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局长尼玛次仁赶赴海拔5200米珠峰登山大本营进行指挥;西藏自治区高山救援队(以下简称“西藏救援队”)和雅拉香波公司共同承担珠峰高海拔救援任务,登管中心配合前进营地以下的救援后勤保障工作。

  多年的救援实践令登山管理部门发现,一线的商业公司向导是登山季期间反应迅速的救援力量。白玛赤列表示,商业向导长年专注于珠峰攀登,登山季期间就在山峰一线;无险情,他们是商业服务人员,有险情,他们可直接转化为救援队。

  据雅拉香波公司提供的数据,2019年登山季,该公司在海拔7000米以上的三个营地均设有接应组,就近负责中外团队的紧急救援,其中8300米4人、7790米5人、7028米超10人。三营地也各备有5至10瓶救援专用氧气。而在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地则储备有更多向导和物资。

  此外,管理部门设立4名联络官,其中有一名专门负责安全事务。联络官每天都会前往海拔5200米的大本营各队,向各团队确认每名登山者的位置和身体情况。而在海拔6500米以上的4个营地,商业公司的接应组每天早、晚则会前往各营地探视。23日晚,8300米营地的两名挪威登山者报告身体不适,中方向导便及时为他们送去了氧气。

  据不完全统计,1991年以来,西藏高山救援人员承担了近40次较大规模的高山救援任务。2015年,尼泊尔发生地震,中国西藏一侧登山活动受到影响。西藏自治区成功安排470名国外登山人员安全撤离;其中,自治区财政出资90多万元,包机安排200多名尼泊尔籍夏尔巴协作人员返回尼泊尔。

  “中国登协和西藏登协开始建设救援队,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名来自欧洲的登山公司经营者在大本营对记者表示。他说,同他所来自的阿尔卑斯山区一样,如果他的团队在珠峰需要救援,他们同样需要向救援团队付费。这名登山经营者还说,他所购买的商业保险也会给从事户外探险行业的人员支付一部分费用。

  2019登山季期间,北坡未出现人员失踪情况,死亡人数为2人,分别来自奥地利和爱尔兰,均通过合法途径取得登山许可。

  23日中午,奥籍登山者携带两名尼泊尔籍夏尔巴人登山向导登顶珠峰,下撤至海拔8600米处时猝死。两名登山向导当时向西藏登协进行了通报。

  这名奥地利籍遇难者是科布勒与伙伴探险公司组织的登山团队的成员。公司经理、瑞士人卡里·科布勒回顾了他从夏尔巴登山向导口中询问到的情况.

  “他在‘第二台阶’的时候,8600米左右,在夏尔巴人给他换登山扣锁的时候,在那一瞬间摔倒在地……然后在两三分钟后就死了。”科布勒说,后来他与大本营的随队医生交流过,这名医生是德国波恩一所大学的教授,他们都认为,这名遇难者死于突发心脏病。

  “如果你年纪大了,你的心脏没那么强壮,你需要在高海拔喝很多水,可能他没有喝足够多的水。”科布勒说,“另外,那天的路很长,天气干燥。”

  同样在23日,一爱尔兰籍登山者攀登至海拔8300米处后放弃冲顶,主动要求下撤,当晚宿于海拔7028米的营地。24日晨,他所在的登山团队服务人员为其送早茶时,发现他已无生命体征。

  珠峰登山季期间,西藏登协联络官每天都会前往海拔5200米的大本营各队,向各团队确认每名登山者的位置和身体情况。而在海拔6500米以上的4个营地,中方商业公司的接应组每天早、晚则会前往各营地探视。

  西藏登协表示,在23日晚登协和中方向导进行的例行询问中,爱尔兰籍遇难者团队和本人均未上报身体不适。

  如何认识山峰上的死亡?多位专业登山向导和登山运动员表达了同样的态度:登山,尤其是高海拔登山,本质上仍是一项探险活动,或者极限运动;它代表着人类探险精神的一种高峰,能提供高度的精神回报,但也伴随高度的风险。天气突变、突发性高原疾病,是再强大的救援力量也无法控制的意外因素。

  “我们不该逃避面对死亡这个问题。”科布勒表示。

  目前,登山产业已发展出了日益丰富的细分市场和产业链条,商业登山模式改善了登山的后勤和技术支持,但这并不能改变登山运动的本质特点,不能一劳永逸地提供山峰,尤其是高海拔山峰上的万能保险。

  专业人士提醒,高海拔登山爱好者应在踏足山峰前充分理解这项运动的风险,理性评估自身状态,在专业团队的指导下进行攀登准备,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并对山峰永存敬畏。

BBC揭魂断珠穆朗玛峰四大原因,业者低价竞争,菜

BBC揭魂断珠穆朗玛峰四大原因,业者低价竞争,菜

攀登珠穆朗玛峰是不少登山者的梦想。 在半个世纪前尼泊尔开辟...[详细]

儿童节最佳搭档

儿童节最佳搭档

《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 终极海报 1905电影网讯 《哆啦...[详细]